市場尚未將衰退定價(一):過去股價低點 100% 出現在衰退期間

Posted by

今年第一篇文章,先跟大家說聲新年快樂!

展望 2023 年,疫後許多非典型的現象讓很多事充滿了不確定性。去年在【跌跌不休的股市何時到頭(上)(下)】系列文章中,最在乎的通膨、升息與衰退的三角關係依舊撲朔迷離。像是:雖然大家知道通膨高點已過,但下滑速度會有多快呢?經濟趨緩已是事實,但會走向緩著陸還是深度衰退?最關鍵的是聯準會態度,到底會不會如點陣圖所示將全年利率維持高檔不降息?

疫情之後的研究好像都是這樣,只能在充滿眾多不確定中尋找少數確定事件,並試圖從中取得更多關於未來的資訊。

所以今年第一篇文章,想寫目前我認為今年最確定的事件:經濟衰退

若站在經濟衰退必然到來的立場,FinSight 認為現在的市場尚未對衰退定價。這個主題將以系列文來討論,今天就先聚焦在過去衰退時期的股價反映吧!

疫後回顧:從不確定環境,尋找確定事件。

對趨勢交易者而言,每年抓到對的趨勢主軸是全年決定績效勝負的關鍵。以 2020 年後的市場來看,我認為趨勢關鍵都是在不確定環境中的確定事件:

  • 2020 年確定事件:FED 鉅額放水(PE↑)
    在疫情劇烈改變經濟與人們生活模式下,雖然無法確認短期因生活型態改變的商品需求能延續到什麼時候,但卻能從央行的巨額寬鬆判斷資產評價將大幅提升,創造 FED 擔保的資金行情!

    當時文章從央行的巨額寬鬆,往回找到 1970 年代漂亮 50 的例子,且回顧發現 M2 YoY 均會領先 S&P YoY 一年,從而判斷泡沫行情即將啟動。

    況且,當時總經與資產價格的位階其實都偏低,包含:總經由短暫的衰退回升、行業庫存水位不高、整體資產價格不貴(整體評價合理,但與寬鬆程度相比則偏低),縱然基本面並不是全產業回升,但整體評價提升仍創造了驚人的多頭行情。

  • 2021 年確定事件:經濟繁榮成長(EPS↑)
    當時各家投資機構展望全年,最確定的事情就是經濟復甦。基本面不僅有貨幣政策的滯後效應,加上前一年低基期因素使各行業預估獲利均重回雙位數成長,Bottom-Up 百花齊放、產業熱點多點開花

    而在央行持續寬鬆與財政支持下,整體評價不貴而沒有下修壓力;且當時持續受到供應鏈不順干擾,雖然存貨絕對金額有提升但整體水位仍不高。

    不過當時因為是 Bottom-Up 行情,因此 2021 上半年 FinSight 只有寫產業與個股,並沒有寫總體的文章。直到 2021 年中從商品循環看到負面訊號,才重新回到 Top-Down 觀點看。

  • 2022 年確定事件:FED 開始收水(PE↓)
    2022 年初在疫情、供應鏈、通膨、消費、企業獲利與庫存的交互影響下,只有一件事情很確定,就是 FED 將在三月停止購債且後續持續討論升息與縮表。參考過去歷史,這代表著資金派對即將結束,市場進入高波動狀態

    而且當時所有數據都與 2020 所處的位階不同,包含:總經成長趨緩、行業庫存金額越來越高(雖然廠商都說為不確定的供應鏈備貨)、資產價格已不便宜。

    回頭來看,貨幣政策的改變對評價產生巨大影響,即便 2022 上半年企業看法與獲利數字依舊樂觀,但資產價格已開始進行明顯的修正。

  • 2023 年確定事件:經濟進入衰退(EPS↓
    至於今年,我認為較確定的事件是經濟即將進入衰退。雖然市場對於是哪種程度的衰退看法不太一樣,但過去領先指標 YoY < 0% 與 CPI > 5% 後 100% 會出現 NBER 定義的衰退、彭博去年底的經濟研究預測也認為美國在未來 12 個月 100% 將陷入衰退,加上先前研究過當美國居民資產連續縮減兩季後,可能會使零售銷售 YoY 轉負(考慮基期可能在年中後出現)。況且貨幣政策有滯後性,2020 年央行大幅放水創造 2021 年產業百花齊放榮景;2022 年央行收水,基本面挑戰恐怕在今年才要出現。

    若進入 NBER 定義的衰退,參考過去歷史則股價低點 100% 會落在衰退期間。

    再將其分成 PE 與 EPS 分析:在今年聯準會預估高利息將延續更久的情況下,PE 將難以回升,更何況以目前的利率水準來講,評價不僅不便宜還偏貴呢!而 EPS 從總經的角度來看趨勢持續往下,但目前市場預估今年 S&P 獲利仍有近雙位數成長,財報季後下修的壓力應該會不小。
圖一:貨幣政策的滯後效應

回顧過去衰退期,股價波段低點 100% 發生在衰退期間

姑且不論今年到底有沒有經濟衰退,我們先看看過去 NBER 定義的衰退期中,股價表現與背後的 PE、EPS 變化。

以下將 1950 年後的 S&P 500 指數走勢與 NBER 定義的衰退期畫在一起,並將聯準會動作拆分為三種顏色(藍:衰退期開始即快速降息、橘:停滯性通膨、黃:衰退開始前即開始降息),發現股價波段低點 100% 發生在衰退期間,無一例外。

圖二:S&P 500 指數自 1950 年來的股價走勢,股價波段低點均落在衰退期

若用數據統計 S&P 股價在所有衰退期間的表現,則有以下幾點收穫:

  1. S&P 股價低點 100% 出現在衰退期間。換句話說,若基本面進入衰退,則衰退期才會出現真正的低點。
  2. 「衰退開始」後到「股價最低點」的平均跌幅仍有 22%,衰退開始並不是最壞的時候。至於股價最低點平均出現在衰退期中間,在前段或後段落底取決於每次不同情境。
  3. 從「股價最低點」到「走出衰退期」股價將顯著回升,使整個衰退期的 S&P 跌幅從最大平均 -22% 收斂至平均 -3%(中位數從 -19% 收斂到 -7%)。
表一:統計 1952 年以來,NBER 定義衰退期的 S&P 股價走勢

若套用在這一次,假設今年會出現 NBER 定義的衰退,則股價最低點恐怕在衰退期間才會出現,而且衰退期開始並不代表利空出盡,參考歷史衰退期開始後仍會有平均 20% 的跌幅。

但只看歷史統計數字,就會忽略了每次衰退的故事不一樣,因此再納入 S&P 過去 12 個月的 PE 與 EPS 看相對應的變化,則在整個衰退期間:

  • PE 變化:進入衰退期後,聯準會多會啟動降息,因此整體評價在衰退期結束時都比衰退開始時還要高,歷史 PE 回升幅度的中位數為 9%。
    (但要留意,衰退期間 PE 是先殺後上,轉折是聯準會要「啟動降息」,若是僅停止升息將利率維持在高檔是沒有用的)
     
  • EPS 變化:衰退期正式進入基本面下修潮,基本面在衰退期中後段會快速下修,EPS 平均在衰退期間下修 17%、中位數 10%。
表二:統計 1952 年以來 NBER 定義的衰退期,S&P 股價、過去 12 個月 PE 與 EPS 變化

進一步探討衰退期開始後,分別看到股價、PE、EPS 最低點時的情況,並以見底時間依序討論:

  • PE 變化:衰退期間 PE 雖然會顯著回升,但在衰退初期 PE 還會再下跌 11%(這與我們在【跌跌不休的股市何時結束】時,回顧 1990 年後的 Forward PE 表現一致。當基本面下修幅度過大時,即便央行態度轉彎,評價在初期仍會下殺而出現戴維斯雙殺)。而當央行態度確認轉彎時,PE 則會領先見底,平均發生在衰退期間百分位 44%,領先股價出現的百分位 58%。
     
  • S&P 變化:股價略晚於 PE 回升(但幾乎是同步),衰退開始到股價低點平均要下跌 22%。但因為 PE 與股價走勢大致同步,因此要判斷股價轉折還是要判斷央行態度何時開始降息、轉向寬鬆。
     
  • EPS 變化:基本面在衰退開始後才會開始顯著下修,而且低點通常會在衰退結束後五個月才會見到,從衰退期前後的高點來看,基本面下修幅度平均 23%、中位數 16%。
表三:統計 1952 年以來 NBER 定義的衰退期,S&P 股價、過去 12 個月 PE 與 EPS 各別到「最低點」時的表現

比較值得留意的是:EPS 衰退幅度在這 30 年有擴大,不確定是不是有結構性因素。我認為這次在疫情後,很多企業獲利大幅提升,因此在通膨導致成本增加的情況下,EPS 修正幅度有可能類似過去 30 年落在偏高的水準。

此外,2001、2008 年進入衰退前央行已開始降息,PE 低點出現在衰退初期,但股價低點卻在衰退末期才出現,是因為當時 EPS 下修幅度過大使股價持續探底。(1980 年後 EPS 衰退幅度均大於 17%,每次股價落底時間都不會領先 PE 出現轉折,且五次有三次的股價低點遠晚於 PE 轉折,換句話說,若基本面持續下修,則股價低點則要再多等一下)

結論:如果經濟衰退會出現,那股市低點恐怕還沒出現

假設認為今年經濟衰退將出現,則參考歷史,低點還沒有出現。

而出現低點有兩個要素:

  1. 聯準會轉向寬鬆,使 PE 出現低點反轉。(PE 大多領先股價見到低點)
  2. EPS 下修幅度不可高過平均 20%。(若高於平均則股價見底時間恐再往後延)

目前看來,要期待聯準會快速轉彎至降息恐怕沒那麼快,況且現在的評價其實「偏貴」,評價問題我會在下篇文章再來討論。至於 EPS 從總體數據來看,在高成本的壓力下獲利下修壓力是大的,加上目前市場獲利預估值還算樂觀,基本面衰退幅度可能在上半年兩次財報季才會明朗,現在就再觀察吧。

針對右側交易者,先前設定的幾個多頭訊號指標,目前依舊沒出現任何一個買訊,甚至走向衰退情境的訊號持續增加。

我重新將觀察訊號重新根據影響的面向整理如下,給需要的人參考:

影響 PE

  • 資金面:聯準會何時從緊縮態度轉向。(聯準會說今年不會,但市場不信)
  • 資金面:觀察 M2 YoY 是否觸底回升。(M2 YoY 已創歷史新低,下月起恐將轉負)
  • 市場面:風險指標回落到正常水位。(近期有回落到中性水位)
  • 評價面:PE 參考利率與通膨後,是否回落偏低水準。

影響 EPS

  • 基本面:觀察美國經濟數據是否碰到領先指標 YoY < 0%(已出現)、ISM製造業 < 45、ISM 服務業 <50(已出現)。
  • 基本面:電子股庫存財報見到週轉天數年比去化。(預估最快2Q23 財報才會出現)
  • 基本面:居民資產負債表已連三季下滑,參考過去零售銷售成長性恐將轉負(預估今年中)。

免責聲明:本文章內容僅供投資人參考,無任何推薦與買賣邀約之情事,投資人應獨立審慎判斷,自負買賣風險謹慎投資,本網站不負任何法律責任。

喜歡我們的文章嗎?歡迎追蹤我們的臉書粉絲團,我們會持續提供更多產業趨勢的分析。
若我們的網站有幫助到您,也可以選擇贊助我們,讓我們更有動力繼續前進!
 一次性贊助定期定額贊助 🥐

跌跌不休的股市到何時結束? – 系列文章
1. 跌跌不休的股市何時結束?從聯準會態度看 PE 的轉折(上)
2. 跌跌不休的股市何時結束?從總經數據看基本面衰退程度(下)

供應鏈與消費狂歡後的夢醒時分 – 系列文章
1. 2022Q2 財報整理:台灣電子庫存去化壓力極為嚴峻,獲利明顯往晶圓代工傾斜
2. 以史為鑒,從過去幾次週期看電子存貨調整的時間與空間
3. 夢醒時分(一):供應鏈派對狂歡後的鐘擺效應
4. 夢醒時分(二):爆買的消費動能還能延續嗎?
5. 從 2022Q3 財報分析,電子庫存去化何時可看到隧道底的光
6. 電子產業庫存買賣訊分析,不同風格交易下的操作選擇

市場尚未將衰退定價 – 系列文章
1. 市場尚未將衰退定價(一):過去股價低點 100% 出現在衰退期間
2. 市場尚未將衰退定價(二):高通膨與高利率環境下,目前 PE 並不便宜

發表迴響

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